您的位置: 首頁>>2008兩會
代表當年18歲 “人生故事”説變遷
中國網 | 時間: 2008-03-17 | 文章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3月17日電 18歲是成年人的起點。

1978年因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而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元年。

成人起點趕上改革開放的元年,無疑是一種歷史的幸運。

在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召開期間,記者採訪了一些擁有這種“歷史的幸運”的人大代表。他們的人生經歷,伴隨了改革開放30年的宏偉進程,見證了改革開放給中華民族帶來的深刻變化。

改革開放唱響了遠離貧窮的“富裕之歌”

32斤高粱米、一小瓶豆油和小手絹包著的一把鹹鹽——這就是30年前新媳婦郝富霞收到的婆婆送給她的新婚“彩禮”。

她所嫁到的吉林省梅河口市中和鎮東夏村,那時和全國其他地方一樣,物資極度匱乏,“窮”字壓得人們沒有笑容。“在那個缺錢、缺糧、缺少一切的年代,婆婆給我的這些‘彩禮’,已經是‘傾其所有’了。”郝富霞代表説。

貧困,可以説是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國人共有的生活狀態。來自內蒙古巴彥淖爾市的雲治厚代表描述當年的情景是“過年了,窮得連買油鹽的錢都沒有,僅有的兩捆粉條也捨不得吃”。安徽明光市潘村鎮錢西村主任錢永言代表回憶過去“每季度生産隊分糧食,用褂子就能兜回家”。而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資源環境學院院長鄭粉莉代表則説,1978年她正在備戰高考時,“每個星期天晚上,我都要到家裏去背玉米麵饅頭,作為一週的口糧。冬天很冷,每頓飯都是就著白開水,啃凍得像石頭一樣的硬饅頭。”

一切改變源於歷史性的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中國涌起了改革開放的大潮:推廣家庭聯産責任制、允許私人經濟成分存在、培育和發展市場經濟體制,繼而是創建特區、興辦合資企業、開始股份制改革……

生活自然發生了變化:從吃不到肉到吃膩了肉,從看不到書到看不完書,從不認識火車到飛來飛去,從賺一分錢藏一分錢到大筆大筆地投資置業……30年時間,神州大地仿佛又一次經歷了盤古開天地,老百姓物質生活所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讓人難以置信。

如今,郝富霞代表已擁有1000多畝的家庭農場;鄭粉莉代表每年一個人的科研經費就有一百多萬元;錢永言代表“代表”全村人説,半數人家住進了兩層樓房,農民真心感謝“改革開放30年”……

“回憶往事,並不僅僅為了憶苦思甜,更重要的是從中總結經驗,把改革開放推向新階段。”雲治厚代表説,從十七大報告102次提到“改革”,到今年全國人大批准通過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可以得見,改革開放仍然是未來為人民群眾創造更美好物質生活,推動國家發展進步的動力源泉。

改革開放譜寫了豐富多彩的“命運之歌”

手捧粗碗、滿臉皺紋的老農,飽經滄桑、隱忍負重的神態——著名畫家羅中立創作的油畫《父親》聲名遠播,作為《父親》原型的四川大巴山老農鄧開選,卻沒能像那幅畫一樣“走出去”,最後埋在了自留地裏。

所幸多年之後,他的孫子走出了大巴山,成為中國2億農民工中的一員,舉家遷往城市。

“鄧開選一家人,和所有農民一樣,成為了中國改革開放的重要一部分。我見證了他們因改革而改變命運的歷史過程。”今年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的羅中立説,《父親》已成為過去時代的符號,如果讓我再畫一幅,我要畫表現農民工改變城市面貌的新作品。

確實,在那個封閉而落後的年代,人們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但改革開放的勃興與持續,卻譜寫了億萬人民求富向新的“命運之歌”。

鄧小平南方講話發表後,中國的改革開放大潮更是勢不可擋。一系列推動改革開放進程的關鍵性政策出臺,在改變中國現狀的同時,也讓許多中國人的人生出現“拐點”:曾是第一代“海龜”的張克強代表“下海”,投身民辦教育併發展成獨具體系的廣東華美教育集團;當過教師的韓德雲代表辭職辦起了重慶索通律師事務所;曾是浙江諸暨人武幹部的趙林中代表靠“敢闖”去企業創業,成功創辦全國針織行業第一家上市公司……

“歷史長河,奔騰向前。30年來,改革開放在成為推動中國社會經濟發展不竭動力的同時,也因改變了13億中國人的命運而被每個人鐫刻在自己的人生日記裏。”韓德雲代表説。

改革開放激昂了千百萬人的“理想之歌”

對於思想意識和價值觀念而言,30年前是一個沒有多少思考和憧憬餘地的年代;30年後迎來的卻是前所未有的開放和寬鬆。

1978年,大巴山裏的楊洪波剛滿十八歲,就被他“頗有遠見”的父親謀劃好了人生:下鄉插隊-參軍提幹-轉業回城-娶妻生子-活到終老。“那時候,我覺得人生就像我學習的素描,簡單重復,黑白色調。”楊洪波代表説。

和楊洪波一樣迷惘的,還有千里之外河南省輝縣市上八里鎮回龍村的農民張榮鎖。這個已經入伍3年的老兵,不願意再回到貧困落後小村子,只好從飼養員、炊事員到運輸兵,換著樣地幹。張榮鎖代表感嘆:“當時農村孩子沒有別的出路,只能當兵。”

然而,30年後的今天,作為四川省歷史上最年輕的建設廳廳長,喜歡獨立思考的楊洪波代表再沒有了當年的木訥。“我常常琢磨,國外為什麼把規劃學列入社會科學類,而不列在工程技術類。讓僵硬的建築為人類服務,是真正的‘以人為本’,對此我們責任重大。”他憧憬著“今後的工作”説。

當上了回龍村村支書的張榮鎖,也不再滿足只是帶領全村人實現經濟富裕。他思索著:“富了並不是生活就美好了,我們還要文明、和諧,甚至創造屬於自己的文化。”

楊洪波和張榮鎖的思維之變,是改革開放給中國社會價值觀帶來巨大衝擊的縮影,也是解放思想在個人身上的深刻反映。

從“不懂法”到“立法者”的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王利明代表,最深的感受是“參與並見證了中國立法越來越開放、透明的歷史進程”;從自己應考的“過去時”到關注學生高考的“現在進行時”,鄭州外國語學校校長毛傑代表“唯一想的是怎樣讓高考更公平”;畫家羅中立代表評價當前文化藝術領域的氛圍時則説:“天氣正好,下地幹活”……

多位代表,不同的人生旋律,卻擁有共同的感悟:改革開放才能使人擁有理想,改革開放才能使人更大範圍內放飛理想。(記者于長洪、叢峰、葛素表、趙曉輝)

相 關 新 聞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網 友 留 言:
匿名昵 稱
請 注 意:
  •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