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2008兩會>>代表委員風采
“鐵娘子”吳儀今日隱退 重溫感人的經典瞬間
中國網 | 時間: 2008-03-17 | 文章來源: 南方日報

仕途五章:重溫那些感人的經典瞬間

吳儀 (資料圖片)

今天,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將決定新一屆政府副總理人選。

新老交接,69歲的吳儀,這位共和國歷史上第三位女副總理,三度位列美國《福布斯》世界百強女性風雲榜前三的“鐵娘子”,將正式卸任,淡出政治舞臺。

正如她去年歲末公開發表的“裸退宣言”:兩會之後退休,不再擔任任何職務,“希望你們完全把我忘記”。

但她不會被忘記。

她是“救火隊員”,從中美談判到撲滅非典疫情,再到藥品食品安全,總有棘手的大麻煩等待她去解決。

她“比鄉鎮女幹部還要容易接近”。走訪基層考察時,她曾高喊:“幹部們給我退下去,農民朋友們走上來。”

一頭銀發,大氣威嚴的風度,還有那些真情流露的話語。在南方報業旗下的奧一網上,一份寄語吳儀的調查,短短幾天就有16017條留言。一位廣東網友説:“孑然一身,卻心繫蒼生。只要有良知的中國人,都會愛您。祝福您有一個幸福的晚年!”

“不為良相,即為良醫”。她説過,退休後將研究中醫。醫世醫人,熱誠依然。

第一章:中美談判

我屬虎,虎口就在我自己臉上,所以不怕入虎口

吳儀真正進入大眾視野,始自談判席。

1991年4月,吳儀步入東長安街2號的大門擔任對外經濟貿易部副部長。不足4個月,副部長的椅子還沒坐熱,中美智慧財産權談判前兩天,中方代表團團長突然患病,吳儀臨時替補上陣,匆忙登上了飛往美國的飛機。

這是一次棘手而艱苦的征程。談判桌上,美國貿易代表、被稱為國際貿易談判圈中“鐵女人”的卡拉·希爾斯一開腔就帶著火藥味。

吳儀機敏而犀利地還擊,留下一幕幕驚心動魄的瞬間。

“按中國人的生肖,我屬虎,虎口就在我自己臉上,所以不怕入虎口。”她後來在演講時説。

那段時間,吳儀頻繁飛赴美國。她後來回憶説,那時“生物鐘全混亂了,除了晝夜的顛倒,還有四季的錯位,從北半球的冬天,飛到南半球的夏天”。

1992年1月,長達兩年零兩個月的中美智慧財産權談判終於塵埃落定。這一日,香港恒生指數大增128.38點。

從此,人們記住了“鐵嘴”吳儀。

第二章:迎戰非典

既然許諾了,那麼我就一定要做好

2003年春,中國大陸SARS肆虐。

4月26日,剛擔任國務院副總理不到一個月,吳儀臨危受命當衛生部部長。“當時我就想,上就上吧。”她的回答依然是典型的“吳儀式”。

當天,吳儀即跟隨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考察北京非典防疫情況。臨近中午時分,北大農園食堂快餐臺前,吳儀隨溫家寶一起夾在買飯隊伍中,自己點菜、買飯,與同學們一起用餐,邊吃邊談,噓寒問暖。

那天,吳儀身著一套白底黑色條紋套裝,領子、袖口有一抹紅色。有同學説是她精心準備,“想讓大家多一些戰勝疫情的信心”。

三個月後,世界衛生組織將北京從“近期有當地傳播”的名單中刪除。

“2003年非典時,我對家寶同志許諾過,既然許諾了,那麼我就一定要做好。”兩年後,當她回顧這段歲月時,吳儀感慨道:“雖然我吳儀從事革命工作40年來從未對國家説過‘不’字,可如今我已是60多歲的人啦,再讓我重新去分管一個我不熟悉的領域,哎,我真的壓力不小啊!”

此後,不論是盜版蔓延,或是藥品、食品安全,只要出了問題,她總會被中央委以重托,充當“救火隊員”的角色。

第三章:基層考察

我是從北京來的,是國務院的,我姓吳,叫吳儀

2006年5月3日,晨嵐未散。重慶武隆縣仙女山鎮龍寶塘村卻已熱鬧起來。“吳儀副總理要來看我們了!”

吳儀來了,看到村衛生室外院壩上聚集著一百多位村民,就走到他們中間,用地道的重慶方言大聲説:“我是從北京來的,是國務院的,我姓吳,叫吳儀!”

在笑聲中,吳儀拉著鄉親們的手,和他們嘮起了家常:“我在重慶讀的小學,和大家還是鄉親呢!""好多人參加了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藥費咋報銷吆?”

在一次考察血吸蟲病時,剛下到基層就被一幫官員圍住,她高聲喊道:“幹部們給我退下去,農民朋友們走上來。”

第四章:落淚成金

小女子有淚不輕彈

吳儀常將“小女子有淚不輕彈”挂在嘴邊。去年在參加十七大福建團討論時,她在傾聽基層代表發言時卻兩度潸然淚下。

讓“鐵娘子”感動落淚的,是福建三明市特殊教育學校校長黃金蓮。她在荒山上建起了一所殘障兒童學校,而為了申請辦學補助,十幾年前,她帶病進京,曾在國家有關部委的門前苦坐了三天。

吳儀動容,流下了眼淚:“最後經費要到了沒有?”黃金蓮説,當時曾許諾,如果經費申請到了,就去北京天安門拍張照片。而為了及時補辦申請手續,“天安門的照片”成了未了的心願。

“這次來北京到天安門留影了麼?”坐在黃金蓮對面的吳儀含淚,關切地詢問。當得知黃金蓮在人民大會堂開幕式上拍照的答案後,吳儀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黃金蓮會後對記者説,“今天吳儀副總理的淚,將永遠銘刻于我和那些殘疾孩子的心間。”

第五章:瀟灑謝幕

希望你們完全把我忘記

2007年12月24日,吳儀在北京出席中國國際商會第一次全體會議時,中國貿促會會長邀請其退休後擔任該會名譽會長。

吳儀雙手抱拳,深深施禮:“我將在明年‘兩會’後完全退休。我這個退休叫‘裸退’,在我給中央的報告中明確表態,無論是官方的、半官方的,還是群眾性團體,都不再擔任任何職務,希望你們完全把我忘記!”現場掌聲經久不息。

早在四個月前的8月24日,在大學同學的聚會上,吳儀聲言,自己退休後只打算參加文化部的老年合唱團。之前,她用美聲唱法演唱《瀟灑走一回》,讓人印象深刻。

《南方週末》評論文章稱,雖然這比不上她曾經任何一次的臨危受命,但因為告別在即,她對於交出官位、權力的淡然與從容,才更容易讓人們想起她過去的種種,愈發珍惜她這樣的個性官員。

廣東人眼中的“鐵娘子”

副省長雷于藍:和部長們打賭,她真的來了!

我對吳儀副總理印象最深的,是她對中醫的深厚感情。

這兩年,社會上對中醫有各種爭議,她現身説法,力挺中醫。最近她還公開表態:我退休以後要研究中醫,現在正在讀《黃帝內經》。

廣東這幾年大力建設中醫藥強省,她給予了很多關懷。2006年初我們召開建設中醫藥強省大會,她罕有地發來了賀電。去年底,她率領幾十位部級領導,到廣東檢查督導産品品質和食品安全。當時我們剛好在舉辦“中醫中藥廣東行”活動,想請她參加。有幾位部長跟我説:她做事最專注,督導行程這麼緊,不可能中途參加你們的活動。我説,好,我們打個賭。後來真的贏了。吳儀副總理欣然應允,專門抽出一個小時的寶貴時間,出席我們中醫“治未病”的啟動儀式,還把部長們也一起邀過來。

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士為知己者死

我跟吳儀熟悉起來,是在2003年“非典”期間。那時候,謠言滿天飛。最困難的時候,她站出來了。

當時一些人總覺得自己是對的,更有些人想糊弄過去,她卻很謙虛地問我:“鐘院士,您覺得我們應該怎麼做?”

她讓我在全國的電視臺做了幾次節目。我用幻燈片來告訴公眾,全國“非典”的情況如何,應該怎麼樣來防止感染。後來,我被舉薦為中華醫學會會長,這個職務以前都是由衛生部老領導擔任的。

知識分子都講“士為知己者死”,我得到了她很大的尊重,我覺得她信任我,我就一定要幹好。如果有機會再見到吳儀,我只想對她説一句話:“我,對得起你!”(記者鄭佳欣陳楓)

相 關 新 聞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網 友 留 言:
匿名昵 稱
請 注 意:
  •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