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2008兩會>>提案
韓忠朝委員:關於更加科學地投資國民健康的建議
中國網 | 時間: 2008-03-12 | 文章來源: 中國網

379政協十一屆一次會議大會發言材料之三七九

韓忠朝委員的發言

——關於更加科學地投資國民健康的建議

人口健康保障及其相適應的醫療衛生制度改革,是當前國民最關注的熱點問題之一。政府加大對公共醫療衛生事業的投入能夠改善醫療條件,能夠緩解看病的困難。與發達國家比較,我國對醫療衛生總的投入是較低的,但隨著經濟的發展,我國的醫療衛生投入確實是逐年增加的。除國家投入外,國民因對自身健康的重視程度越來越高,健康消費也在不斷增加。在健康保障總體經費投入越來越大的情況下,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問題仍然嚴重,這種情況的發生主要是由於投入及使用不科學、不合理造成的。目前,我國健康保障投入的不合理性主要表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一、政府投入的總量不足。近年來我國中央政府對醫療衛生事業的投入一直徘徊在GDP的4.7%—4.8%之間,遠低於美國的16%。政府投入佔醫院支出的比重也是很低的,我國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的22%,而衛生總費用僅佔世界衛生總費用的2%。政府投入不足,財政投入佔醫院當年支出的比重,省級以上醫院在5%,市縣醫院一般在1%,鄉鎮衛生院在1%至5%之間。總地來説,我國醫療衛生投入的增長率是低於GDP和國家財政收入的增長率的。在政府低投入情況下,醫院要解決自身的生存和發展問題,勢必導致醫療價格的過快增長,導致以藥養醫情況越來越嚴重。

二、政府投入注重醫療,對預防和軟體關注不夠。保證和提高人口的健康水準,預防比醫療更重要,但預防反而不受重視。從過去的醫療費用支出去向和經濟角度來看,預防、定期體檢和早期診斷和治療最為經濟有效。這是因為,人口中健康狀態最差(重病搶救患者)的1%人口用了30%醫療衛生費用,患慢性病的19%人口共用了60%的醫療衛生費用,健康狀態好(小病或早期得到有效治療的大病患者)的70%人口只用了10%的醫療衛生費用。近年來,國家在公共衛生方面的投入有所增加,對高血壓、糖尿病、冠心病等老年病的干預投入也增加了。但醫療衛生投入主要在醫院和醫療,政府科研經費支援也偏重於基礎和臨床研究。醫院本身對公共衛生工作的重視不夠,一般情況下均不願意在這方面投入更多。目前我國的公共衛生基礎資料不系統、不全面,我們還沒有一個經得起推敲的、全國性的出生和死亡統計系統,也沒有全國性的人群腫瘤發病註冊系統,更沒有全國性的人口健康資訊庫。公共衛生/宏觀健康投資決策者並沒有意識到循證公共衛生決策的重要性,也沒有掌握循證公共衛生決策的知識和技能。

三、醫療衛生投入注重大城市和大醫院,對社區和農村重視不夠。這導致了醫療資源的相對匱乏及配置的不合理。比如,天津有三甲醫院30多家,北京和上海就更多了,而不發達地區和農村卻處在醫療水準相對較低的情況下,一、二級醫院的建設不到位導致其設施陳舊、設備落後、醫療水準低下。大城市醫療競爭的激烈還帶來了醫療資源的重復建設和浪費。目前高水準醫療專家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大醫院。大醫院裏人才濟濟、人浮於事。編制滿員使得醫學本科畢業生甚至研究生都很難進入大醫院工作,不得不進入醫學技術得不到有效提高的小醫院,或乾脆改行。醫師定點註冊限制了衛生技術人員的流動,不利於醫院和個人的發展。由於各級醫院的醫療水準相差巨大,病人不信任一、二級醫院,直接去三級醫院看病,造成大醫院人滿為患,小醫院無人光顧的局面,使醫療資源嚴重浪費,三級醫院系統形同虛設,這是導致看病難的主要原因之一。

四、醫療教育投資不科學。我國現階段的醫學教育存在3年、5年、6年和7年制等形式。基層醫院主要以3年制培養的人員為主,5年制以上的都不願意去基層醫院。由於基層醫院硬體和軟體水準都很差,醫療技術落後,老百姓都不願意去基層醫院就診。另外,3年制培養的人員比5年制以上人員整體要差很多,讓老百姓更不敢相信基層醫院。目前我國還未建立完善的住院醫師、全科醫師和專科醫師培養體制,醫學人員技術參差不齊,老百姓更相信大醫院的醫療技術水準。醫學研究生教育也存在很大的弊病。在研究生教育的培養方式上科研型和臨床型的考核機制相似,培養機制很不合理,培養的醫學人員臨床技能水準很差,科研水準也不突出,在以後的工作崗位上不能很好地發揮作用,使得國家的醫學教育投資得不到應有的回報。

五、醫療衛生投入存在不公平和效率低下。政府投入不足不是“看病難、看病貴”的主因。公共衛生/宏觀健康投資決策往往是根據短期需求來進行,不是依據長期研究的成果。投資決策常常是圍繞危機、熱點問題和有組織利益集團的關注點而進行的,政府的醫療投入相當大的部分用於幹部保健。隨著矛盾的積累和時間的推移,醫療資源配置不合理、醫療服務缺乏公平與公正性、政府對醫療衛生事業投入不足、政府資金使用效率低下等問題已經成為人們深入診斷中國醫療衛生頑疾的結論。

六、人口健康知識較低。健康知識的提高對人口健康水準的提高和社會經濟發展很重要,但直至今天還是既不清楚也沒將健康教育真正列入政府的議事日程。“非典”發生期間部分地區濫用消毒方法對身體的危害和對環境的污染,醫院中濫用激素、干擾素、抗病毒藥和中藥也造成嚴重的後遺症。國民(包括部分專家和決策者)總體健康知識水準的低下,導致政府職能部門和企業推廣學生喝牛奶,導致老百姓對所謂“致癌物”的草木皆兵,對濫用違反醫學常識的“打吊針”的偏愛,對不科學的所謂健康資訊、氾濫成災的保健品的認可,對治標不治本的平價醫院和藥品降價的寄託,等等。這不但浪費了可觀的社會健康投資,還耽誤了疾病的合理治療,甚至直接對健康産生損害。

我國的人口健康投入確實應該增加,政府也的確應該採取多種形式加大健康投入。然而問題並不是增加投入就可以解決的。在沒有解決好醫療系統的體制和發展模式問題的時候,投入再大都可能是一種浪費,甚至會産生腐敗。重要的是要轉變觀念、理順關係,建立一條從公共醫療投入到百姓健康福利的科學通道,從制度上建立科學投資健康的機制,以制度保障增加投入、並使投入能夠真正確保百姓看病越來越容易,堵住醫療體制上的種種漏洞。為此我們提出如下建議:

一、加大公共衛生方面的投入。加大公共衛生投入,加強對人類所面臨疾病的干預,是提高衛生資源利用效率的有效手段。政府應增大對某些專項公共衛生工作的支援,比如,傳染病中艾滋病和結核病等的預防和治療、血液安全方面的投入、疾病控制如老年病的控制、計劃免疫等。做到對傳染病等疾病的早期發現,早期處理,防止影響的擴大。加大對老年性疾病提前進行干預和預防的力度,減緩疾病的發展,減低醫療費用的支出,提高老年人的生活品質。加強醫院公共衛生職能的建設,提高醫院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處理能力。同時加強健康教育的投入,提高國民的健康知識和意識,做到對疾病的早發現和早干預。建立全國性的人口健康資訊庫、出生和死亡統計系統、人群腫瘤發病註冊系統一級循證公共衛生決策系統。

二、加大社區投入,加強初診醫院的建設。“看病難”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初診醫療機構的不健全,如設施陳舊、設備落後、醫療水準低下,“目前還沒有建立起一個值得病人依賴的初診醫療網路和科學、合理的轉診體系。”其次的原因是中型醫院的優質醫療資源相對不足,特別是縣級二級醫院的建設有待加強。大力建設和發展社區醫院是解決當前“看病難、看病貴”的一條基本的有效的途徑。無論是建設新的社區醫院,還是改善舊有的社區醫院,或是加大對社區醫務人員的技能培訓,都需要政府實實在在的有效投入。尤其在當下,要改變過去對社區醫院的忽視,更需要把社區醫院作為重點予以投入傾斜。社區醫療水準的逐步提高將吸引社區醫院的就診人數明顯增加,將緩解大城市、中心城市及大醫院的壓力。這樣,“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就可望得到根本解決。

三、科學培養和使用合格衛生技術人才。5年制醫學技術人員的培養要加強臨床技能方面的訓練,主要培養各類醫師,畢業後都要進行為期3年的住院醫師培訓。這3年的培訓只分成5大類:內科、外科、婦産科、兒科及全科,完成培訓之後給予國家認證,然後一部分進入到初診醫療機構服務,一部分進入區域性中心醫院工作,另一部分繼續進行為期2—4年的專科培訓,進入教學科研型醫院或專科醫院擔任專科醫師。醫學研究生培養方式上要區分臨床型和科研型,使他們到了工作崗位上能更好地開展工作。我國的醫院分為科研型、科研臨床型、臨床型三種。大多數研究生畢業後要去的是後兩种醫療機構,因此需要加強兩型研究生的定向科學培養和合理使用。

國家衛生人事管理部門應轉變觀念,制定有利於充分利用現有醫療人才資源、促進健康事業可持續發展的衛生技術人才培養和使用機制。應該取消醫師定點執業的規定,鼓勵專家從大醫院完全或間或地出來開設私人診所和醫院,既可滿足更多患者對高水準專家的需求,又可騰出位子讓年輕醫生進入大醫院鍛鍊提高。鼓勵促進各种醫務人員的流動,使醫務人員的流動合理化,醫療人力資源分佈科學化,使高水準地區能很好帶動低水準地區的發展。最終,要形成醫務人員不依賴醫院而存在的局面,改變大城市名醫集中,疑難病患者必須去大城市、大醫院的狀態。

四、建立全民醫保。看病貴的一個主要原因是醫藥費個人支付的比例偏高,甚至有很多人根本就沒有醫保。與此相反的是,幹部保健的報銷比例卻很高。我國存在不同的醫保體系,醫療保障政出多門、管理混亂,有衛生行政系統主管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也有社保系統主管的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醫療保險,還有各省市公醫辦主管的公費醫療報銷制度。應該建立全民統一的醫保體系,歸屬一個部門主管。另外,還應引入商業保險來滿足不同人群、不同層次的醫療需求。國家在醫療衛生投入上轉到解決老百姓看病支付方面,而不是基礎硬體上。醫保的建立,它在醫院和病人之間形成第三方,使病人不再處於相對弱勢的地位,將代表病人與醫院進行博弈並有效地限制醫療服務價格的過快增長。同時,通過引入競爭機制,使醫療衛生服務機構通過市場化競爭來提高其運作效率、降低其服務價格。

五、加強藥品定價機制監管,防止藥品價格虛高。目前,我國還沒有成熟的制藥業,各制藥廠同一品種的産品品質有明顯差異。另外,目前我國對醫療技術服務的補償機制還沒有完全到位,醫院還必須依賴藥品費用的加成來維持生存和發展。這種情況下要加強藥品價格監管,同時建立國家基本藥物目錄,確保基本藥物品質過關、價格相對低廉,剎住濫開高價藥、進口藥的風氣。

(發言人工作單位和主要職務:九三學社中央常委,國家幹細胞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網 友 留 言:
匿名昵 稱
請 注 意:
  •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